主页 > www.244800.com > 一战为德国带来什么?
一战为德国带来什么?

  在一战以来的一百年历史中,德国是个特殊的坐标。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败,到短短二十来年后又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到之后的工业崛起,其至今在工业领域保持着他国难以企及的高度,在德国有许多的谜等待被破解。学者周赟龙一直对德国有着极浓的兴趣,在近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一战爆发,到之后的百年德国历史演进过程中,德国独特的国家个性一直是潜在的最大推动力,这其中有值得借鉴的经济崛起之道,也有需要警惕的因素。

  《华夏时报》:一战前,自1871年至1914年,德国经济实现了一次高速增长,这与一战是否有关联?

  周赟龙:我觉得这次经济高速发展有两个重要原因。微观层面是一个叫俾斯麦的人当了首相。俾斯麦是一个极其务实的领导人,用今天的话说,就是“闷声发大财”。他一生都专注于用武力完成德国内部的统一,进而用武力稳定政局,用武力强力推进工商业发展。这种有效而迅速的做法,为德国日后走向“唯武力论”的军国主义埋下祸根。宏观的原因是此时整个欧洲都处在资本主义的高速发展阶段,德国在这个“主旋律”中。

  周赟龙:战后的国家都好不到哪去,但是整个欧洲,当然包括德国都获得了美国的重建援助,这是一个外部的利好消息。内部而言,德国工业设施较少遭受战争的破坏。因为一战爆发,德国的战争手段是采用速决战,而速决战的精髓即是先发制人,强调进攻,这种战术的实施使得从1914年德国入侵比利时开始到战败投降,整个一战的主战场并不在德国的境内,即使在战争的后期的相持阶段,战争的主战场还是在德国境外。同时,越是外部矛盾重重,内部矛盾越容易弱化。战争的创伤,反而容易让极端高压的军国主义、垄断经济得逞,好比孩子在外面打输了架,回来后会特别听从父辈的教诲。所以基本没有伤筋动骨的德国,在一战“小赌怡情”之后,不仅没能反思,反而激发了德国“大赌回本”的冲动,这其实也可以看作二战爆发的原因之一。

  《华夏时报》:有学者认为某种意义上,一战是欧洲历史上“昨日”和“今日”的分界线,这对于德国是否也适用?

  周赟龙:我不太同意这个观点。首先,从起因上看,一战的爆发带有太多偶然性,或者说,有很大可能是可以避免的,一半以上的参战国都是莫名其妙被裹挟进来的。相比之下,二战几乎是预谋已久的,主动挑起战争的和被动参与战争的国家其实想法是一样的,只不过都在等对方先动手,这样己方可以获得一个“保家卫国”的正义名头。其次,从结果上看,一战之后的和平仅仅维持了不到三十年,换句话说,更像是各国彼此试探之后,稍稍喘了口气,然后开始动真格的了,而二战之后世界算是基本稳定。在科技方面,一战并没有带来各项科技的跨越式发展,而二战带来的是以军工为主导的划时代的变革,比如的发明和使用,一定程度上确实起到了震慑诸国、不敢轻易动武的“重器”作用;在思想、艺术方面,世界真正进入反思状态,大师级思想家、艺术家的诞生还是二战之后。所以二战更像是改变世界的分水岭。

  就德国来说,在政治方面,德国在一战前后政治格局与政策基本没有太多变化,只能说是“更有甚者”。在战争方面,我觉得一战二战不是两场战争,而是一场战争的上下半场。相比之下,二战也更像是德国的“今天”和“昨天”的分水岭,它彻底完成了从叫嚣领土要求到安于现状,从飞机大炮到奥迪宝马保时捷。

  《华夏时报》:德国是一个哲学充分发展的国度,它在思想领域的研究在一战前后有何不同特点?

  周赟龙:德国确实是一个盛产世界级思想家的国度。其实很多国家都盛产思想家,但常常是仅盛产思想家,头脑发达而四肢简单。德国则不是,德国是一个手和脑都高度发达到令人吃惊的国家。具体来说,在一战前,德国最流行的就是技术哲学,崇尚的是“匠人”。这种剥离了“人”的因素、单纯追求自然原理的思路,在战争中自然带来了高效而冷酷的战争运作机器。然而“科技的尽头是人文”,所以在一战尤其是二战之后,德国哲学全面进入了对工具理性的反思阶段,充分发挥了“人文”、“伦理”的优势。比如近些年的德国电影《窃听风暴》、《再见列宁》、《欢迎来到德国》等,人们都会感到那种暖暖的细腻的人文主义的情怀。

  妈妈倪女士透露说,戚宇昂成绩排名在班级中中等靠前,平时喜欢搭乐高。做这个“抓抓垫”,共花费五天的时间。之前还花了很多时间,去做客户需求调查。

  《华夏时报》:一战后,法西斯主义就偏在这个经济文化极为发达的国家达到顶峰。你怎么看这个历史走向?

  周赟龙:这个原因真是既简单,又复杂。我觉得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德国是个时时处处“认死理”的国家。从某个角度说,法西斯主义有它一定的哲学基础和科学基础。

  《华夏时报》:一战百年后,德国的工业发展令人钦佩。它对于战争的反思也是得到全世界肯定的。这个国家百年中磨砺了一种什么性格?

  周赟龙:和很多国家犯错的时候“认死理”,反思的时候 “认活理”不同,德国在二战之后的反思也是典型的“认死理”,从来没有“放下包袱、轻装前进”的轻描淡写。德国有一部轻喜剧《炸弹妞(屌丝女士)》,其中很多笑点就是展示这种 “认死理”、“较真”的民族性格。二战之后,认识到错误的德国,立刻掉转方向,全力以赴地修补错误。于是我们看到了德国的汽车代替了飞机大炮来“征服”世界;德国足球代替了军装,帅气迷人;施拉姆夫和诺维斯基的投射代替了战争地图,依然精准;全民医保、完善的教育体系代替了全民皆兵,依然让百姓充满幸福感和职业荣誉感。

  《华夏时报》:德国是一战的“输家”,但又有人认为,如果多方位、历史地看一战,真正的赢家也很少。您怎么看战败与德国的关系?

  周赟龙:就某个政治家而言,也许战争有赢家;就普罗大众而言,战争永远没有赢家。

  所以就欧洲人民,或者说德国人民而言,一战是彻底的失败,因为不久又爆发了二战,把德国彻底拖进了泥沼。尽管德国确实在二战后浴火重生,但是浴火的过程却是痛苦而漫长的,或者说以一代人浴火为代价,换来了下一代人的重生。

  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杜伊之所以把李微替换下场,而将陈涛换上,就是已经注意到了对方8号与李微之间的微秒冲突关系。这等于是中国国奥队已经作出了某种信号与暗示。那么,看看QPR预备队主教练的举动,这是一支职业队教练该采取的行动吗?

  周赟龙:我更关注的是一战后德国百年的发展带给我们自己的借鉴意义。中国凭借“务实的经济政策+自然资源和人口资源红利+地缘优势”这一公式,仅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就成功跻身世界资本链条当中,并且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www498888com开马,其实这个思路并不独特,一战、二战后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曾经套用这个公式而获得了成功,比如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甚至日本。然而“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如何度过经济发展中的“七年之痒”是一个难题。

  在不停追逐高效益的轨道上,绝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发展,都彻底剥离了当年那些貌似“低贱”的加工制造业,纷纷转向“高大上”的金融行业。但后来金融危机来了。这时我们发现,一片哀鸿之中,只有德国还立而不倒,原因还是那四个字“工具理性”。工具,即崇尚手工业,也就是说,它的加工制造业“低而不贱”,还拥有最普罗大众的就业率和最不受文化、制度制约的出口便利。

  当然,德国的“理性”有另一个面是需要世界警惕的。一战之后,相比较于其它国家,德国迅速从废墟中恢复、崛起,一度经济发达,民族自信心爆棚,自我优越感明显,甚至还成功举办了一届奥运会。然后就是穷兵黩武、到处炫耀武力、提出争议领土诉求等行为。这一系列行为,从逻辑上看,确实是完美无缺的,一环扣一环,然而结果却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一战百年之后,世界更要警惕单纯的理性,冷冰冰的逻辑并不能带来温暖和谐的生活。

  1917年,持续了三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入了关键时期,巨大的战争消耗使协约国和同盟国都精疲力竭。4月,美国正式加入协约国一方与同盟国作战,这对于德国来说不啻于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因为它极大地改变了作战双方的力量对比,战争优势迅速向协约国一方倾斜。然而就在同年11月,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退出了战争,德国从两面作战的窘境中解脱出来。德军的实际统帅鲁登道夫上将看到了扭转战局的一线日,鲁登道夫集中了所有兵力,发起米夏埃尔行动,在德军的猛攻之下,英法联军步步后退,到3月27日,德军已推进到距巴黎仅几十公里的地方,鲁登道夫扭转战局的梦想已近在眼前。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瘟疫已悄然临近了……

  1918年3月4日晨,美国堪萨斯州的福斯顿军营的一位炊事兵出现了发烧、头疼和肌肉酸痛的症状,医生怀疑他得了瘟疫,到午饭时间,医院已收治了107名类似症状的患者。同样的情况出现在全美各个军营。而此时,20万美军先后开赴欧洲前线,他们因此把瘟疫带到了一战中的欧洲战场。

  最先受害的国家是5月份的西班牙,瘟疫几乎在一瞬间传染到全国各个角落,包括国王在内,有800万人患病。疫情再也掩盖不住。

  勺子事件,两个菜显然不够,辟谣所说多人聚会吃这么点没说服力,按照分盘子吃饭原则也不会一人分那么大一碗萝卜丝,且辟谣中提到的参与聚会的编舞老师有迹象表明那日应该是和少女时代在日本准备演出。四川跨年时候宋茜拍的飞机照片座位旁边确实是放的昌珉包包。两人台湾smt彩排饭拍视频有说悄悄话镜头。而且韩国娱乐圈有个说法是三人约会必有一对,有可能圭贤只是打掩护。

  一个月内,英军就有3.1万人染病。到5月,由于有10%的部队感染了瘟疫,英国海军在整个5月有3/4的时间都无法作战,连英国国王乔治五世也患上瘟疫而不能动弹。

  对此,民警提醒市民,对于徒步旅行,登山爱好者务必要选择正规景区,切不可到未开发的山林野外攀登游玩。另外,登山时尽量不要边观景边聊天,以免因为分心而发生意外。

  法国的情况也不妙,巴黎每周都有一千多人死亡。6月上旬,在德军发动猛攻的当口,近两千名法军因感染瘟疫不得不撤出战场,一时间法军被搞得手忙脚乱,大量的病患使很多预定战役无法进行,协约国的军事行动受到了重大影响。

  德国也未能在这次瘟疫中幸免于难。德军因瘟疫而造成的非战斗减员已经占到整个战斗部队的三成以上。许多德国士兵为了逃避瘟疫,纷纷开小差。3-8月,德军在瘟疫和对手的双重打击下,损兵80万,士气更加低落。从9月开始,同盟国中的保加利亚、土耳其和奥匈帝国先后退出战争。到了11月,德国在战争和瘟疫的双重压力下决定求和。

  其实,协约国方面也已是强弩之末。当时正值西班牙瘟疫的第二次传播高峰,协约国许多士兵已经把当成了“拐杖”,瘟疫的折磨使大家都支撑不住了。美军的传奇将领麦克阿瑟当时也被瘟疫折磨得奄奄一息,不得不躺在担架上指挥战斗。战争显然已无法再打下去。

  1918年11月11日,在法国贡比涅森林中的一个小火车站上,协约国代表、法国元帅福煦在自己的火车上接受了德国的无条件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

  当时宋茜唱了一首歌,特别好听,给人的印象也特别好声音甜美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实更多人感叹的是,宋茜终于不再被嘲了,这两年有关宋茜的新闻,一般都是负面的,宋茜的路人缘也在一点点的败光,这些评价突然让人想到了之前的宋茜,之前宋茜是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舞蹈的,那个时候的宋茜不说多么出众吧,但是颜值真的是清秀好看。

  一战中,英国的战争费用占国民财富的32%,法国占30%,德国占22%,美国只占9%。即便是战胜国英国也付出了惨重代价,从表面上看,英帝国的疆域更加扩大,但各自治理的离心力日益加强,英帝国终于改组为英联邦;印度等殖民地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如火如荼,再也无法把它们平息下去。

  一战使美国崛起。战争中,美国接受了各国的大批订货单,从1914年6月到1917年6月,美国共输出了69亿美元的商品,美国的贸易顺差由1914年的4.3亿美元激增到1917年的35.6亿美元。出口的猛烈扩大带动生产的急骤发展。从1915年起,美国进入了一个为时五年的新的“战争繁荣”周期。

  而战争直接导致英国对外贸易出现巨额逆差,内外债也急剧升高:战前美国欠英国国债约30亿美元,战后英国倒欠美国47亿美元;战前英国内债为6.45亿英镑,战后增至66亿英镑。此外,为了大量印钞,英国在战时放弃了金本位制,英镑的世界货币地位百余年来首次发生动摇。

  意大利学者阿瑞基在《漫长的二十世纪》中指出:“美英两国的信贷也呈现出迥然不同的结构。美国90亿美元的纯战时信贷,绝大部分为偿债能力较强的英国和德国所欠;而英国33亿美元的纯战时信贷,75%为已经破产和发生革命的俄国所欠,很大程度上只得一笔勾销。”

  战时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国家大量进口军火,必须要用黄金来支付贸易逆差,导致黄金大量外流,这样金本位制就维持不下去了。而美国则发了一战的战争财,靠出口军火而获得黄金大量流入,所以一直维持着金本位制。经济实力决定金融实力,这样一增一减,美元相比于英镑的地位也相应提高了。

  战后英美之间经济实力的差距则拉开得越来越大,英国海上霸主的地位也一去不复返了,美国则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周江林)

  文学硕士,现任教于国际关系学院文化与传播系。长年对于德国经济、文化、历史有深入研究,与数位爱好德国研究的学者定期组织小型沙龙。在校长年讲授中国近现代思想史等课程。